协会概况

市场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市场信息    

 来源:北京皮革网

    提要:心忧炭贱愿天寒,可谓当下毛皮行业的真实心态写照。2014年,毛皮行业进入拐点,下行压力增大,原料皮价格暴跌、消费市场疲软、库存大量积压、走私案件频发等负面因素让毛皮行业举步维艰,进入深度调整期。毛皮行业现状如何?低谷持续多久?如何走出低谷?未来怎样发展……系列问题值得整个行业深入反思和探讨。有鉴于此,中国皮革协会于2014年12月3日—4日在辽宁佟二堡召开“第四届全国毛皮产业联席会暨中国皮革协会毛皮经济动物养殖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

    心忧炭贱愿天寒,可谓当下毛皮行业的真实心态写照。2014年,毛皮行业进入拐点,下行压力增大,原料皮价格暴跌、消费市场疲软、库存大量积压、走私案件频发等负面因素让毛皮行业举步维艰,进入深度调整期。毛皮行业现状如何?低谷持续多久?如何走出低谷?未来怎样发展……系列问题值得整个行业深入反思和探讨。有鉴于此,中国皮革协会于2014年12月3日—4日在辽宁佟二堡召开“第四届全国毛皮产业联席会暨中国皮革协会毛皮经济动物养殖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

    作为一场全国性毛皮盛会,此次会议规格甚高,邀请到了全国政协、工信部、农业部的有关领导及国际四大拍卖行的主要负责人;会议规模大,共有来自养殖、硝染、加工、市场及院校的行业翘楚近四百人共同参会;会议议题上档次,围绕热点问题展开,既有关于相关产业政策的通报,也有行业数据、预警信息的发布,还有国内外市场信息的分享,高效务实。

    会上首次发布《中国貂、狐、貉种兽及取皮数量统计报告(2013年)》,供业界同仁指导生产经营决策;会议深入分析毛皮行业的发展情况及当前的国内外市场形势,得出了此次低谷至少持续2年的重要论断;会议还就行业低谷、阳光发展进行了深入探讨,为行业未来提供借鉴引导。

  摸清家底 首发养殖数据

  我国是世界上貂狐貉最大的养殖国家,每年取皮数量占世界产量的50%以上,作为世界毛皮大国,处于养殖环节的“第一工厂”身家究竟有多少,长期以来众口不一,数据缺失让行业的发展难以理性,从而导致行业陷入好三年坏三年的周期性怪圈。

  为破解这一尴尬局面, 2010年国家林业局指导中国皮革协会毛皮专业委员会组建了“毛皮经济动物养殖专业委员会”,以摸清行业资源,沟通行业上下游供求信息,做好行业预警,推动行业可持续发展。统计工作以主要产区人工统计为主,以毛皮动物疫苗的使用量反算产量进行验证,而后召开专业委员会进行论证、加权取值后对外发布。此统计方法是中国皮革协会与行业各方人士不断探索完善而总结出来的,力争统计数据平稳、准确。

  历时五年,终成正果,《中国貂、狐、貉种兽及取皮数量统计报告(2013年)》在此次会议上首次对外发布,报告以山东、辽宁、河北、黑龙江、吉林为统计样本(合计约占全国养殖总量的百分之九十五),分别统计貂、狐、貉的种兽、取皮数量。

  据统计,2013年中国貂、狐、貉的种兽数分别为1500多万只、344多万只,350多万只,同比分别增长43.3%、55%和63.7%;貂、狐、貉的取皮数分别为4000多万张、1000多万张和1200多万张,同比分别增长38.1%、27.6%和99.2%。从类别的地区分布来看,我国水貂的主产区位于山东、辽宁、河北,种兽数量占比分别为76.2%、13.5%和6.8%;狐狸主要分布在河北、吉林和山东,种兽数量占比分别为49.3%、25.2%和23.2%;貉子则集中于河北、山东和吉林,种兽数量占比分别为71.8%、15.2%和11.3%。

  作为我国毛皮行业种兽养殖及取皮数量的第一份权威报告,数据的发布不仅受到政府及业界的称赞,也引起了国际四大拍卖行的高度重视。出于行业对毛皮“第一工厂”养殖环节的关注,中国皮革协会毛皮经济动物养殖委员会今后将把养殖环节与加工生产、市场流通环节统一起来通盘考虑,以利于产业的协调均衡发展。专委会将在国家林业局的统一指导下,继续做好貂、狐、貉种兽数量及取皮数量统计分析工作,作为协会发布市场预警信息的重要依据,并及时对外发布,以期为政府管理部门决策、行业组织开展服务、企业生产经营提供参考依据。

  痛定思痛 仍将持续阵痛

  中国皮革协会在调研中发现,2012年养殖业种兽的留种率比2011年增加了30%以上,而2013年又比2012年增40%以上。基于大量调研的基础上,中国皮革协会毛皮专业委员会在2013年底曾发布行业预警信息,预计2015年前后行业将出现拐点。现在看来,这一论断已经应验,只是寒冬比预期中来得更早,持续时间也会更长。本次大会上,中国皮革协会毛皮专业委员会执行主席张淑华对行业拐点的来临进行了回顾与梳理,并对低谷的持续期进行了预判。

  此次拐点的成因有四,首先是宏观经济大环境的不景气,世界经济增速放缓,全球需求结构改变,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面临着减速换挡,而毛皮行业依旧我行我素,粗犷发展,未能主动及时调整产品及速度,导致与市场脱节。困惑行业发展的还有外部政策因素,如关税过高;加工贸易缺乏严管,造成行业走私频发;生毛皮交易市场有待规范等三大问题,顽疾不除,行业难以健康发展。从毛皮行业自身发展规律来看,自2008年复苏后行业已经持续发展六年,按照惯例进入自我调整期。

  事实上,行业进入拐点的重要原因在于发展过热,产能过盛。近两年来,产业链四个环节(养殖·硝染·加工·市场)由快速发展进入盲目发展,行业呈现供大于求的趋势愈发明显。在大量资金流向上游养殖业的同时,终端的专业市场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据不完全统计,毛皮(皮革)专业市场全国高达千家以上(1万平方米以上),且仍有继续扩张之势。市场泡沫的膨胀让中间的制品加工企业盲目乐观,纷纷扩大产能忙着补货,终致毛皮服装市场趋于饱和,价格战不可避免。

  考虑到本次产生拐点的成因比较复杂,不仅是因为国内外市场规律而产生的,而且是在三大特定的条件下引发世界性的行业下滑,故而短期内难以回暖。中国是本次拐点的起源和重灾区,作为世界毛皮大国,中国毛皮行业患上感冒,世界毛皮行业都受到影响,全球原料皮因此暴跌,世界范围内的行业寒冬已经来临。多米诺骨牌效应动摇了世界市场的信心,全球范围内的恐慌心理又反作用于中国毛皮产业的下滑。2013年“葵铿走私案”不仅成为本次拐点的导火索,同时也使行业雪上加霜,听闻近来各地走私案又起,行业内人心惶惶。综合考虑未来的市场预期,和行业本身就存在结构上的矛盾,毛皮行业很难短期内回升。

  综上所述,此次行业低谷或将持续两年甚至更久。当然,行业走出低谷也取决于一些不可控的因素,比如天气和时尚,如果今年遭遇寒冬,或设计师设计出广泛流行的毛皮饰物和产品,都可能适当缩短低谷期。

  抱团过冬 更盼政策暖风

  对于行业面临的漫漫寒冬,毛皮行业同仁共聚一堂,抱团取暖,热议御寒之道,探究未来之路。“低谷”正是行业进行反思和凝聚力量的时期,在此期间练好内功,过后才会有一个质的飞跃和发力。

  行业自身存在结构性问题,我国毛皮动物规模养殖发展较晚,上游养殖作为产业链的重要环节,同时也是一个薄弱环节,养殖水平和皮张质量与强大的下游加工能力和消费市场的难以匹配,行业发展面临存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处境。国家林业局《貂、狐、貉饲养繁育利用技术管理规定》即将发布,毛皮行业各产业链子行业的产业政策都逐渐完善,行业今后的着力点应从产业链的养殖环节入手,加强引种、育种研究,配好饲料规范养殖,提高皮张质量。这将是项长期性、系统性工程,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以芬兰为例,该国的毛皮动物养殖有百余年历史,但规范养殖、产业管理始于上世纪60年代,历经数十年才得以取得今日之成就。

  加强毛皮动物养殖虽为长久之计,却难解眼下之急。当前,我国仍需每年从北欧、北美等地进口大量毛皮原料,却因为系列政策原因,导致行业发展举步维艰。今年以来,行业也面临着一系列的关税、环保、养殖、加贸政策的调整完善。即使在年初降税之后,生水貂皮和生狐狸皮最惠国税率仍为1 O%和1 5%,而国际惯例则是鼓励毛皮进口,多为零关税或低关税。欧盟除意大利的进口关税为0.10%外,其它国家均为零关税,东盟国家基本是零关税,香港也是零关税。以进口一张生水貂皮为例,除关税外还有1 3%的增值税,企业所需缴纳的税费达一百多元,依法纳税的企业根本无力与走私企业进行公平竞争。

  行业面临的政策禁锢除了关税过高,相关的加工贸易政策也有待调整。我国毛皮制品已经转向内销为主,现行的毛皮加工贸易政策为走私提供了便利通道,故而行业呼吁严格限制或取消水貂和狐狸皮加工贸易。要想杜绝行业走私现象频发,根治走私顽疾,需要打一套“取消加工贸易、降低进口关税”的组合拳,需双管齐下,二者缺一不可。行业要想走阳光发展之路,如果没有政策保驾护航,路可能越走越窄。

  高关税短期来看保护了养殖户的利益,长远来看却是南辕北辙。在全球经济一体的今天,高关税对国内养殖户而言不过是形同虚设,难受其利,反受其弊。在中国关税居高不下的情形下,我国毛皮行业的国际竞争力将日益下降,出于商业逐利的驱动,硝染行业自然要向周边的东盟国家转移,目前内地及香港的硝染企业外迁之势已经出现。他们在东盟可以享用零关税的高档原料皮,与国内使用高关税毛皮的企业相比,其竞争力不可同日而语,本土硝染企业将遭遇严重冲击。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随着硝染行业的外迁之势愈演愈烈,下游的制品加工企业也可能随之而动,那么上游的养殖户的毛皮又将往何处去,虽然高关税的初衷是保护国内养殖产业的发展,但却因此断了养殖户的销路,实是背道而驰。所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如果我国完备的毛皮产业链因此发生断裂,不仅处于链条上各个环节的企业将无一可以幸免,行业的综合竞争力成为空谈,我国由毛皮大国向强国的梦想也将成为镜花水月。

  最终,会议达成共识,希望适度降低关税,比如降到3%-5%,来平衡各方利益与发展,既考虑到上游的养殖户的利益,又要照顾中间的硝染企业,使其出于综合考虑留在本土而不必因为外迁伤筋动骨。会议得出的这一观点得到参会有关部委的赞赏,中国皮革协会毛皮经济动物养殖委员会也表示,今后将围绕此点开展相关调研,以协调整个产业全面健康可持续地的发展。

 


版权所有:广州市白云区裘皮协会 Copyright © 2012-2020 粤ICP备12015176号